英亚体育下载-画家胡成仕:艺术创新花鸟绘画 追求雅俗共赏风格

胡成仕,职业画家,河南延津人。勤于书画,酷爱诗词,旁涉古文,痴研哲学。作品被国内外人士、多家美术馆、院校、企业及个人收藏。出版画集多部。为作家刘震云(第八届矛盾文学奖得主)、导演刘雨霖所拍摄的电影《门神》《一句顶一万句》创作中国画作品。2009年攻读河南师范大学美术系研究生班。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、河南省中国画学会会员、河南新乡市美术家协会理事、河南新乡市花鸟画艺术会副主任。

胡成仕师从著名花鸟大家何水法,擅长大写意花卉,取材有常见的牡丹、梅、兰、菊、竹、荷花、水仙、紫藤和其它杂卉、瓜果等。在他的作品中,顽石、题跋、印章与所作花卉顾盼辉映,画面有机和谐。其用墨浓淡干湿,各得其宜,表现出物体的内在气质和生命力,并传达出笔墨形似的神韵,给人以炫彩纷呈水墨淋漓的艺术享受。在色彩上,他善于大胆使用强烈、鲜艳的重色如西洋红,在强烈对比中生意盎然,浑厚古拙而不乏书卷气,能从青藤、雪个、石涛、扬州八怪和近现代吴昌硕、齐白石等大家中获得水墨酣畅的笔墨意蕴,形成了个人一定的新风格。

历史上任何一位在大写意花鸟领域中取得成就的画者,无不是从传统中“脱胎换骨”而成的。当然,他们在继承传统的同时,又融进了自己的智慧。不然,一味地追求传统,只会被其淹没。这样,我们在欣赏大写意花鸟时,首先就要看其作品中有多少传统成分,再看这些传统成分又是被怎么利用的。只有从传统中撷取美的因素,再应用到自己的创作中,让人觉得有自己而不失传统,有传统而又不拘泥古人,才是真正好的作品。

大写意在绘画形体中看似最为随意、洒脱,但其实对艺术手法来说却是最高级,也是最难的。其它画种如工笔,只要心够静学会慢慢描绘就能画好,但大写意要画出自己满意的效果,往往如大海捞针,几十年都难有自己倾心的画面。大写意需要时间积淀,这种功夫不是三年两年能练好的,真需要几十年的沉淀。现在年轻的画家们对写意的认识越来越淡化了,而像胡成仕这样的画者却在坚持坚守,相当不容易。年轻人大多不去弄这个东西,不去学这个东西。为什么?因为见笔即见功底,俗话说“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”。

大写意不仅需要时间的积累,更需要生活的沉淀,思想的沉淀,才有可能领略到大写意的妙境。现在国内大写意正处在一个青黄不接,低迷徘徊的状态,胡成仕表示自己虽深陷其中,但也乐得所在,他选择大写意其实是选择一种精神。什么精神?说白了,就是人的精神,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的东西,大写意,不是画花鸟,画的是人。你要有人的精神,一个画家、作者对社会、人生、自认、艺术、生命的把握和认识,画的是这些东西,花鸟画是借物抒情的,借他来反映作者的思想与情感,可是我们的很多人对这个层次,他没理解到,他认为画花就是花,画鸟就是鸟,画面上就是花和鸟,读不出人的情感,画来画去和画标本没什么两样,看你的画,读你的画,就是看花和鸟,没有人的精神状态,这不叫大写意。大写意是通过画面看到人的精神,可我们现在缺的就是人的精神,缺的是对花鸟画的梳理和认识。

画家吴昌硕认为绘画用笔当“奔放处不离法度,精微处照顾气魄”,富有金石气,讲求用笔、施墨、敷彩、题款、钤印等的疏密轻重,配合得宜。胡成仕显然践行缶翁的这一绘画理念,他还十分推崇王雪涛先生在创作上的主张“师法造化而抒己之情,物我一体,学先人为我所用,不断创新”。目的就是为了摆脱了明清花鸟画的僵化程式,创造清新灵妙,雅俗共赏的鲜明风格。(文/梅戈  图/胡成仕)

责编:张阳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he-rox.com

Previous Article
Next Article